最新《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沈初曼陈时越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

2021-04-07 17:09:53 主角:沈初曼陈时越 作者:温絮如初
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 连载中

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

作者:温絮如初 主角:沈初曼陈时越

最新《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沈初曼陈时越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

《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小说介绍

主角叫沈初曼陈时越的小说叫《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温絮如初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初曼的运气不太好,一穿越就被甩了一封休书。前夫是个皇子,还是个恋爱脑,还有个绿茶白月光。罢了罢了,这样的憨瓜不要也罢。南浔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下堂妻得为前夫守贞操三年,沈初曼心里面默默咒骂,暴跳如雷:“老娘二婚要当摄政王妃!”一向悠哉游哉的摄政王听到这个消息,难得的来了兴致:“是么?本王拭目以待!”...

《穿越后我渣了前任逆袭当王妃》小说试读

第20章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沈初曼,那个时候的她,柔柔弱弱的,说话都不敢太大声,站在陈俞安的身边如同一只温顺的猫儿,没有多少锋利。

如今转眼一变竟变成了小狐狸,还真是变幻莫测啊!

子游沉默不语,拿捏不准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怎么好端端的对这个沈家小姐突然感兴趣起来了,莫名其妙的......

而沈初曼离开之后,就直接朝着沈家回去了,出来的急也没钱,想撩妹都囊中羞涩,遗憾的看了一眼这花楼,痛心疾首的转身离去。

花楼妈妈一见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逗留许久,误以为她是遇上困难,急急忙忙的追上去,“姑娘请留步。”

沈初曼怔愣片刻,停下脚步,不明所以的看向追上来的花楼妈妈,脱口而出道:“您这是......要拉赞助商?那您找错人了,我现在连衣服都买不起。“

沈初曼颇为遗憾的摇摇头,准备转身。

花楼妈妈哎呀一声,将她拽到了旁边,窃窃私语起来,“姑娘莫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诶,这个台词......熟悉的配方。

沈初曼眉梢微微一挑,若有所思的打量她,“你是想让我卖身啊?不成不成,我还没打算做一个失足少女,这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哈。”

“哎......姑娘,先别急着拒绝啊!你现在不需要,以后也是需要的啊!”花楼妈妈穷追不舍,业务能力能够和销售冠军媲美了。

沈初曼用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法将自己的手臂拽出来,迫于无奈,她只得和这个老女人开启了人生哲学的讨论,沈初曼走一步,她跟一步。

“姑娘,你意下如何?”花楼妈妈说得口干舌燥,愣是把毕生的功夫都给用上了,三寸不烂之舌,屡战屡胜,未曾想现如今就要眼瞅着败在沈初曼的手上了。

沈初曼猛地甩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个业务我觉得挺吃香的,要不你去当姑娘,我来当花楼女老板,保证业务能力是你的两倍。”

好歹她也是一个看过不少那啥禁的人物,混到古代去开个窑子也是非常不错的。

闻言,花楼妈妈脸色一变,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不识抬举!”

沈初曼颇为遗憾的摇摇头,很是心疼和委屈,无奈的嘀咕着,“但凡我有点钱的话,我就入股了啊!这种事情我是个中翘楚啊!”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沈初曼却不知道此刻危险正在朝着自己逼近,怀里面的东西早就压碎了,她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眉头紧锁的往沈府的方向而去。

“没道理啊,张氏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害姜氏呢?”沈初曼一边走一边碎碎念,满肚子的疑惑堆积在一块儿。

夜色撩人,灯火阑珊,月色朦朦胧胧的,沈初曼正琢磨着明日如何对付七皇子的时候,拐角处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蒙着黑布的人——

沈初曼吓了一跳,暗道不妙:**,特么的陈俞安不会是真的买凶杀人吧?

她怎么忘记了,陈俞安这家伙本性睚眦必报来着。

草率了......

但是也不对啊!陈俞安不至于这么傻啊!

正后悔嘴碎的时候,那人就已经飞快的朝着她冲来,沈初曼反应迅速的拔腿就跑,还不忘呼救,“救命啊!快来人啊!”

可惜她忘记了,这地方哪有什么人家啊!

没办法,沈初曼只得继续往前跑,等跑到河边才堪堪停下,站在那里底气不足的威胁,“你别过来啊!不然我......我立刻就跳下去,你别逼女人,对你没有好处的啊!”

那人冷笑一声,“得罪了七皇子你还想活着,受死吧!”

沈初曼急了,“你脑子有病吧,还要强调一下谁让你来的,你告诉我有什么用啊!只会让我死不瞑目,我还能诈尸把人给杀了么?”

喵的,什么仇什么怨啊!

杀手很称职,似乎对于反派死于话多这一点很是了解,也不再和沈初曼多费口舌,直愣愣的挥舞着长剑袭来。

沈初曼瞪大眼睛,转身提着裙摆爬上河畔的一棵柳树上,还不忘朝着他丢树枝,但是很显然,她忘了这是一个牛顿都管不了的世界,古代的世界,什么都会出现的。

杀手对沈初曼的作为嗤之以鼻,旋即轻飘飘的一跃而上,挥舞着长剑砍向她,身子微微朝着旁边一歪,竟生生砍在了她手拽住的树枝上!

“**!”沈初曼忍不住怒骂一句,旋即猛的往河中掉落,没有想象中的英雄救美,白马王子像是死在了路上一般,扑通一声就掉进了水里——

杀手也傻眼了,站在树上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补一刀时,身后突然有一人翩然飞了过来,一掌将他击落下去,似是还觉得不够,又补了一脚。

“沈初曼......”男子从树上跳下来,望着平静的水面,蹙起眉头,分明他老早就跟着了的,迟迟未出手,无非便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装的,还是真和七皇子闹掰。

不知为何,他心中蓦地一紧!

“王、王爷!”子游快步跟了过来,看着自家主子这一脸煞气的模样,顿时感到畏惧。

陈时越拧眉,又喊了一声,可水里面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子游,将人抓住,明日送到宫中。”陈时越一边脱衣服一边吩咐道。

“王爷,沈小姐不是会水么?”子游看着他这个动作,出声阻止。

陈时越经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沈初曼会水来着,当下就停住了动作,冷眼看着水面,“还装?”

月亮冷冷清清的挂在天上,水面依旧波澜不惊。

而水下,沈初曼费力的试图将脚腕上缠绕的藤蔓给解开,然而越是着急越是缠得紧,河岸上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却连呼救都做不到。

在极度缺氧境况下,沈初曼已经精疲力尽了,整个人缓缓下坠,思绪一点点被抽离,手努力的想要抓住什么,终是徒劳的落下。

呵,又要死了么?

于感知消散之前,沈初曼突然听见了一阵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