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九月战神归》小说阅读 轩辕晨苏韵锦小说

2020-12-03 15:36:50 主角:轩辕晨苏韵锦 作者:北栀
第一章九月战神归 连载中

第一章九月战神归

作者:北栀 主角:轩辕晨苏韵锦

《第一章九月战神归》小说阅读 轩辕晨苏韵锦小说

《第一章九月战神归》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第一章九月战神归》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北栀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苏韵锦家的房门被人敲响。可当苏韵锦推开门后,门外却空无一人,只看到地上摆放着一张黑色请柬,上书晨曦集团四个大字。...

《第一章九月战神归》小说试读

九月苏城。

这座平日里尽显悠闲的城市,在今日却充满了肃杀之气。

这一天,整个苏城全程戒严,任何人不得在街道上出入,一旦有人误入,便会落得一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而一向安稳繁荣的苏城,会如此戒待,只因那位北境传奇将领轩辕晨,将会在今天北下巡视。

苏城以北,官路左右。

“虎卫,继续保持警戒,一旦有任何异样马上禀报!”

“收到,虎卫已经收到,暂时没有异样,可以进城!”

十架武装直升机半悬空中,螺旋桨的轰鸣声振聋发聩。

前方七辆装甲车扇形排开,正后方数量装载着百人的军用装载车缓缓前行。

正中央,一辆顶着夏国国徽的黑色轿车内,坐着那位来往无败,震慑天下的传奇将领。

车内,面色清秀,眉眼间尽显英气的轩辕晨双手交叉,双眼紧闭,一张照片置放在他的腿上。笔趣阁网址m.biqiudu。com

“还有多久能够抵达?”

“启禀统帅,半个时辰。”副驾驶,一位面容坚毅,坐在车上显得车内空间十分狭小,身高八尺的金戈回答道,“为了迎接您,曾应龙已经在幼儿园等候。”

轩辕晨缓缓睁开双眼,拿起身上的照片,皱起了眉头,不由得想起前些时日得到的消息。

‘七日后,豪门宋公子将会向昔日苏城天骄之女求婚……’

照片上的苏韵锦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照片上那个坐在苏韵锦身边的男人,不是他了……

轩辕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思绪已经飞回五年前。

那时候,轩辕晨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虽然苏韵锦并不在意这些,选择与他在一起。可苏韵锦身为苏家长女,他的家人却并不认同轩辕晨这个出身卑微的‘下等人’。

一个夜晚,轩辕晨被苏韵锦的家人极尽侮辱之后,为了让自己配得上苏韵锦,留下一纸书信毅然决然的投身北境。

五年军旅生涯,无数次在生死之间熬了过来,轩辕晨已经位极人臣,功勋满怀。

三个月前,更是以一己之力战败敌军六位战尊,获封百胜将军。

昔日少年,已非少年。

可轩辕晨并不知道,那个时候苏韵锦已经怀有他的孩子。

等到轩辕宇知道这个消息时,已是今朝。

为了补偿苏韵锦,轩辕晨在自己声望最鼎盛,地位最高涨之时,暂时离开军中。

虽然对外宣告巡视天下,但实则是为了回到苏城补偿那母女二人。

可此举,却让他备受争议,甚至有政敌直接扣下了一个恃宠而骄,拒不听宣的大帽子。

可这又如何?比起自己的妻儿,冒天下之大不韪又能如何?

声势浩大的车队停在幼儿园的门外,百余人组成的护卫队也已经将幼儿园的出入口牢牢把守住。

曾应龙见轩辕晨从车上下来,快步迎了上去,抬起右手,横于眉间朗声道:“北境上等士卒!曾应龙见过统帅!”

“你退役许久,不必多礼。”轩辕晨云淡风轻的挥了挥手,向前方走去,步履显得有些匆忙,“怀怀,还在吗?”

“启禀统帅,小姐在里面上课。”曾应龙低声回应道。

“我去看看,你不必跟着了。”

说话间,轩辕晨再度加快脚步。

小三班,一个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女孩拿着课本,几缕秀发迎着窗间微风摇曳。

时隔五年,终于见到女儿,这位百战不殆,身上伤疤无数的铁血将领已是泪流满面。

“苏怀北!你怎么又读错了!这点东西我都教你八百遍了!”讲台上,小三班的老师陈颖满脸尖酸的苛责道,“没有爹的孩子就是废物,干什么都不行,也不知道你那个放荡的妈,当初为什么要生下你这个废物!”

听到老师的苛责,苏怀北怯怯的站了起来,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再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陈颖踩着高跟鞋走到苏怀北面前,继续谩骂道,“怪不得你那个野爹不愿意要你,有你这种惹人厌烦的女儿,我也不愿意跟你扯上任何关系!”

“老师……”始终低着头的苏怀北喃喃低语,“我爸爸没有不要我……”

“放屁!整个苏城谁不知道你妈妈找了一个废物,还被废物抛弃了!”陈颖恶意中伤的言辞愈演愈烈,尤其是在听到苏怀北还敢反驳之时,甚至抬起手一巴掌甩在了苏怀北的脸上。

“放肆!!”

教室门外,见到这一幕的轩辕晨怒不可遏!

自己为万家灯火守国门,可自己的女儿竟然着这里受这种屈辱!

顷刻间,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意迸发而出!

与此同时,金戈已经飞掠进教室内,布满老茧的手掌直接将陈颖抽飞,撞倒数个桌椅之后,重重的砸在了教室的墙壁上。

“你们是谁!”右脸已经浮肿的陈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看着突然出现的金戈怒斥道,“在幼儿园你们敢打我!不知道这所幼儿园院长是我的姨夫吗!!”

金戈一双虎目闪烁着凌冽杀意!

“再敢妄言,死!”

轩辕晨散去一身杀意,看着苏怀北脸上的手印,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疼吗?”

苏怀北摇摇头,怯怯道:“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

轩辕晨在心中不断呢喃这三个字,极力想控制情绪的他,仅仅因为这三个字便再次落泪。

面前的女儿完美的继承了母亲的容貌,年仅五岁已经生的楚楚动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比起公主还要精致上几分的女童,竟然已经习惯了这些令人愤慨的遭遇。

“叔叔,你怎么哭了?”苏怀北抬头看向这个明明是初见,但却总感觉熟悉的人,轻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轩辕晨擦干眼泪,蹲下身子将手放在苏怀北的肩膀上,“怀怀,我带你离开这里,送你回家,好吗?”

苏怀北纠结的望向轩辕晨,理智告诉她不应该跟陌生人离开,可却出于本能点了点头。

轩辕晨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微笑,顺势将苏怀北抱起。

“你还真是你妈的种,一样的放荡,见到男人就跟着走!”陈颖咬牙切齿的瞪着苏怀北,要不是这个野种,自己也不会受这种罪,“早知道你妈送你来的时候,我就应该让你妈跪下求我,在狠狠的拒绝!”

“掌嘴!”轩辕晨暮然回首,眼中杀意宛如实质一般,刺痛着陈艳的肌肤,“打到她说不出话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