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晋王免费阅读(宋明岚萧惊羽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2021-04-06 16:01:56 主角:宋明岚萧惊羽 作者:花青雪
二皇子晋王 已完结

二皇子晋王

作者:花青雪 主角:宋明岚萧惊羽

二皇子晋王免费阅读(宋明岚萧惊羽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二皇子晋王》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宋明岚萧惊羽的小说叫《二皇子晋王》,本小说的作者是花青雪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忠靖侯府三姑娘蛇蝎心肠,心机狠毒,虽美艳冠上京,却无人敢来迎娶。这一日,皇帝赐婚,将她赐给了传说中酷戾凶残却手握重权的晋王为妃。宋明岚:……为什么我能嫁出去?晋王:不枉本王暗搓搓挤走情敌,充当金大腿,霸占心上人,真是苦尽甘来!...

《二皇子晋王》小说试读

他柔情刻骨,深情缱绻地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朗朗的天光之下,青年俊秀的脸仿佛镀上了淡淡的光晕,令人心生怜惜。

那么深情,难道不是一个女子所憧憬的吗?

可是宋明岚却只觉得好笑。

“你想念我?”她折下手边的花枝,漫不经心地在手中把玩,雪白的素手与鲜艳的花儿映照在一起,无比美丽。

美丽得惊心动魄。

方静书静静地看着自己想念多年的少女。

“是。”他低声说道。

然而当他真心地说出这个字来的时候,却听见对面少女口中发出突兀的一声冷笑,那少女手中的花枝都在颤抖,她看着他挑眉戏谑地问道,“你想念我,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她一双漆黑如同星子的眼睛漠然一片,完全没有因方静书的深情有一点的动容,如古井深潭,不起涟漪。

那无情的目光,顿时令方静书浑身一冷。

“三妹妹……”

“你的想念就给别人去,在我的面前说这些做什么?”宋明岚见他探身过来,也只不过是冷冷地避开,淡淡地说道,“若真的想念我,这八年来为何只置若罔闻?你并非不知道我在哪里,并非不知道我遭遇了什么,可是一封信,一句话,哪怕遣人来探望问一声安好给我一点勇气,证明家中还有人记挂我,你都没有做到。如今我回来了,你走到我的面前说想念我?方表哥……”她戏谑抬眼,目光清冷地问道,“你是不是当我是个傻瓜?”

清冷的岁月,她数着日子度过,这人又在哪里春风得意?

这么多年的不见不闻,难道方静书不知道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为祖母跪经,耽搁了花季年华,在山中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他在帝都歌舞升平,锦绣繁华,又有没有想过他所谓思念的表妹,究竟是怎样的清苦度日,寂寞花冷?

“可是母亲她……”

“所以你因国公夫人,就可以对我漠视如同无物?既然如此,国公夫人如今依旧不喜欢我,你为何还要追出来叫你母亲伤心呢?”宋明岚腻歪极了。

若没有方静书在自己的面前娓娓道来自己的思念与感情,她并不觉得方静书那八年之间漠视自己的存在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因为方静书并不是她的亲兄长,他要听他母亲成国公夫人的话,不喜欢不得成国公夫人喜欢的自己,从未远远避开是人之常情。可是她不能忍受这种打着心里有她的旗号却对她无视冷漠,最后还有脸在她面前流泪伤心的男人。或许方静书对她有些感情,可是比起成国公夫人的阻止与不喜,这点儿时的感情又算得了什么呢?宋明岚不喜欢对方静书有什么额外的感情。

因为方静书并不值得。

“我……三妹妹,你放心,我一定说服母亲……”

“还是算了。”

美艳少女微微转身,长长的衣裙在地上迤逦出一个优雅的弧度,淡淡地说道,“找你母亲去吧!”

她刚刚转身,就只感到自己的手被温热的大手用力握住,她缓缓地垂下自己的目光,就看到自己雪白的手上,一只修长优美的手握住她的,那亲密的交缠仿佛还是幼年的时候,他曾经握着胆小怯懦的自己走过了黑暗的庭院,那一刻她不由想到从前,同样年幼的男孩与女孩一起鼓起勇气走过忠靖侯府的角落,直到走到许多人的面前,灯火通明,握着她的手给她勇气的男孩转头对她露出温情的笑容。

“三妹妹,有我在,你就不必害怕。”

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

而如今,那男孩子长大了,长成为俊秀优雅的世家子,他风度翩翩,仪态从容,温雅谦和,会是许多闺中怀春少女心中梦想的夫君。

此刻,他如同幼年时那样握着她的手。

一滴眼泪从青年的眼里掉落,落在她的手上。

“别对我这么残忍,三妹妹。”从容优雅的世家子,此刻却神情狼狈得厉害,他几乎是在没有尊严地在央求她了。

“放手。”

“求你听我……”

宋明岚的目光落在方静书清隽的脸上片刻,目光变得慢慢清明,甩手就要甩开方静书的手。然而青年却只用伤感的目光看着她,仿佛有千言万语。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副有苦衷的样子,与宋明岚争执的时候,明明话到嘴边却忍耐着没有说出口的模样儿。两个人在假山旁争执,一旁的惠心唯恐叫人看见,吓得满头是汗不知所措,却在这个时候,就听见远远的另一端的石子小路上,传来了少女急切的呼唤。

“表哥,表哥你在哪儿?!”

远远地,一个身穿鹅黄夏衫,长长的留仙裙翩翩,仿佛能临风而去一般的美丽少女分花拂柳,翩跹而来。

她穿着娇嫩的鹅黄,腰肢楚楚可怜,不过盈盈一握一般,眉目柔弱可怜,双目之中仿佛含着晶莹的水意,只看了她一眼,就令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爱惜她,将她护在身后不叫她受到一点的伤害。此刻她从远处如同仙子一般而来,脸上带着不容错辨的紧张,待见了正在山石旁的这两个人,哪怕宋明岚与方静书在争执,可是远远看去,那弱柳扶风之下,美艳绝色的少女与清俊优雅的青年,依旧美得如同一副画卷。

见了这令人感到插不进去感觉的画面,她脚下顿了顿,眼眶微微一红,带着几分委屈地唤道,“表哥!”

方静书猛地一惊,转头看去,待看到那少女的时候,神色松缓了下来。

“四表妹啊。”

来的正是忠靖侯夫人李氏的长女宋明月。

这少女之前被宋明岚挤兑得没脸见人,好不容易出来却撞破了这样的事,宋明岚就微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在见到来的人是宋明月的时候,方静书明显地松了一口气,更加用力地握着宋明岚的素手不叫她挣脱,完全没有避讳宋明月的意思。

他看向宋明月的目光带着淡淡的温和,然而这只有温和,没有在面对宋明岚时激烈与各种痛苦的表情,却令宋明月越发地难过了起来。

“表哥原来在这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住了压在裙上的一枚胭脂玉的玉佩,抬头,虽眼眶红红却仿佛在勉强露出笑容,袅袅地走到了宋明岚的面前。

“我打搅三姐姐与表哥了吗?”她貌似天真地问道。

天知道,当她看到方静书握着宋明岚的手,眼里隐隐露出晦暗的嫉妒。

宋明岚看着这样的异母妹妹,突然挑了挑眉尖儿。

“这是你三姐姐,又不是外人,有什么打搅的呢?”方静书就温声说道,顺便用温柔的目光去看宋明岚。

成国公府嫡庶之争激烈,他虽然自幼就封了成国公世子,然而该有的心机其实并没有少半分。他当然知道作为元嫡之女,宋明岚是不被李氏母女所喜的,然而他同样知道,李氏如今是忠靖侯府后宅的当家人,若宋明岚想要在侯府里住得舒坦,就一定不能与李氏有什么冲突。此刻他有心为宋明岚姐妹缓和关系,一双温柔的眼透过柔软的发看着宋明岚说道,“三妹妹是你的姐姐,怎么会怪你。”

“真的吗?”宋明月心里恨得厉害,却还要努力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去看宋明岚。

对于这种一厢情愿的对话,宋明岚只能面无表情地抹过自己的发髻,手中握住一把金钗,用力地向方静书的手背上刺下!

金光乍现的瞬间,方静书脸色一白,霍然松手,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绝色少女。

“下一次再敢碰我,捅烂你的手!”

“三姐姐怎可这样无情?表哥一番好意,你真的不知道吗?”见宋明岚竟然愚蠢到这个地步,竟然不知道对方静书示好,宋明月的眼底就露出淡淡的喜色。

她急忙伸手去牵方静书的手,口中紧张地问道,“表哥有没有事?三姐姐太狠心了!”她娇声斥责,对方静书充满了关切,比起决绝冷厉的宋明岚,温柔得仿佛春风。

然而方静书只是笑了笑,将手避开了她去,径直负在了背后。

他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宋明岚。

仿佛除她之外,此间再无旁人令他四顾侧目。

宋明月的眼底露出几分失落,然而却只强笑了一声,飞快地撒手,掩饰住了美丽脸上的扭曲与恨意。

总是这样的,方静书,她这位国公府的世子表哥,明明温柔优雅,明明对每一个人都很温柔,可是其实真正能够触碰到他内心的,却一个都没有。

忠靖侯府那么多的嫡女庶女小姐在,方静书一视同仁,都唤一声表妹,可是却没有一个能被他更另眼相看。唯一能被他挂在嘴上的,只有一个幽居深山古寺的宋明岚。

就比如如今,她处心积虑想要亲近他,可是他却……只会握住宋明岚的手。

可是她不能把方静书让给别人!

就如同她决不能叫别人,成为未来的成国公夫人!

那个风光显赫,掌国公府一府尊荣的成国公正室的位置,只能是她宋明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