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年玉楚倾小说阅读

2020-12-03 14:26:57 主角:年玉楚倾 作者:真爱小未凉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连载中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作者:真爱小未凉 主角:年玉楚倾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年玉楚倾小说阅读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是真爱小未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年玉楚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女扮男装,浴血沙场,杀戮漫天,助他称帝,只为和他长相厮守。他淡泊名利,潜藏野心,为夺帝位,他以情诱之。她美人蛇蝎,恶毒伪善。大局初定,她没了用处,他们联手置她于死地!他们大婚当日,她在血泊中立下血咒。含恨而亡,重生回到八年前。这一世,她以女子身份示人,斗嫡母,惩恶姐,虐渣男……誓要与他们,与这赤宇天下纠缠到底,不死不休!逆天改命,改的又岂止她一个人的命!...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小说试读

这一提,在场的许多人神色各异。

年曜在还没回府的时候,就在信里听南宫月说起过年玉的事,此刻看到年玉女子的装扮,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南宫月更是将年城所受的罪,都归咎到了年玉的身上,恨得牙痒痒,一时之间,大厅的气氛变得诡异。

“祖母,这是玉儿妹妹啊。”倒是年依兰开口,“玉儿妹妹,还不快过来让祖母看看你?”

“玉儿妹妹?哪个玉儿?你当我老婆子是老糊涂了吗?你只有一个妹妹,叫沁儿,哪里来的一个玉儿妹妹?”年老夫人呵呵笑道,看着年玉走到上前,那脸上的轮廓与模样,依稀有几分熟悉。

“年玉见过祖母。”年玉朝年老夫人福了福身,年老夫人大多时间都在岐山别院,鲜少回府,就算是回府,她们相处的机会也少之又少,年玉怀疑,这老夫人知不知道有她这一号人存在,都是问题。

“年玉……”年老夫人咀嚼着这个名字,眉毛微皱,似还没想起她来。

“哎呀,我的老夫人,是年玉啊,当年云姐姐……”陆修容开口,可说到“云姐姐”这三个字,似触碰到了什么忌讳,立即住了口。

这“云姐姐”三个字,似瞬间勾起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回忆,连年老夫人的脸色也变了。

年玉目光扫了一眼众人,她知道陆修容口中的“云姐姐”是她的娘亲,更知道她的娘亲,一直是年府的忌讳,可连年老夫人也忌讳着吗?

“呵呵,你瞧我,这张嘴就是没个轻重。”陆修容呵呵的笑着打圆场,“年玉是咱们年府的二公子,现在,该是二小姐了。”

年老夫人瞥了年玉一眼,眼底平淡无波,又瞬间转移了视线,似忘了刚才这一茬事,更忘了年玉的存在,拄着拐杖起身,“老婆子我累了,这一路上马车真是折腾,颠得我骨头都要散架了,依兰,你去我房里,帮我按按这把老骨头。”

“是,祖母。”年依兰灿烂的笑着,扶着年老夫人,往大厅外走去,经过年玉之时,朝年玉安慰的看了一眼,年玉接收到她的“姐妹情深”,可下一刻,也分明看到了年依兰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那眼神,分明说着,纵然换回女儿身又如何?

依然没有谁把她放在眼里,而她年依兰才是年府众星捧月的千金小姐!

年玉心中浮出一丝讽刺,看着年老夫人的背影上,目光变得深沉,看来,自己这祖母对她和她的娘亲,也是不待见啊!

前世,她的心思全在赵焱身上,又一次又一次的征战,几乎成了她生命的全部,就算知道娘亲在年府是个大忌讳,也没有时间去探寻其中的缘由,而此时此刻,她却想去探上一探。

“跪下!”

年玉正想着,大厅里,年曜一声低吼,夹杂着怒意,拉回年玉的神思。

那一声跪下,正是冲着年玉而来。

年玉意识到什么,心中了然,年老夫人走了,这里还有一个要找她算账的人呢!

“父亲。”年玉叫得生疏,识趣的跪在年曜面前,刚跪下,年曜的怒吼声就再次传来,“谁给你的胆子恢复女儿身的?”

年曜面容阴沉,在信上听南宫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心里的怒火就一直盘桓着,这年玉,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了!

“哼,她是翅膀长硬了,老爷,你可不知道,现在就连我这个做嫡母的,教她如何做人,她也敢不听了。”南宫月冷冷的道,这几天,要不是她整日忙着城儿的事情,她早好好的修理年玉了,看着年玉那女子的装扮,南宫月觉得分外刺眼。

教她如何做人?

呵,年玉听来觉得好笑,面上却是诚惶诚恐的模样,“玉儿不敢,玉儿那日无意救了落水的清河长公主,自己也打湿了衣裳,身份藏不住了,才不得不换回了女儿装扮,幸亏清河长公主善良仁厚,赐了赦免令,才没有让年家获罪。”

“赦免令?清河长公主……”年曜神色微变,“你救了清河长公主?”

年曜看了南宫月一眼,这一点,南宫月的信上为什么没提?

那赦免令是何等贵重的东西,清河长公主竟然赐给了年玉?

南宫月脸上有些不自然,正要开口说什么,陆修容的声音却先一步响起。

“可不是吗?清河长公主还要收咱们家二小姐为义女呢!”陆修容笑道,“只要文牒一下,咱们家二小姐,就是半个皇室中人了,那身份那地位,可就不像以前了,呵,不像以前能任人……”

陆修容的话故意没说完,意思却不言而喻,年玉在年府的处境,几个姨娘可是清楚得很。

而这话,似乎是故意说给南宫月听的,果然,南宫月有些坐不住了。

“救了清河长公主又如何?你以为清河长公主的义女是那么好当的吗?且不说以前长公主自己无子嗣的时候,咱们顺天府,有多少人想往长公主府里钻,可谁又钻得进去?现在长公主怀了身孕,心思都在自己的孩子身上,那些想钻进长公主府的,只怕是更难了。”南宫月冷哼一声,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

她在告诉年曜,长公主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说不定事后早就忘记了,皇室文牒迟迟没下,这不是最好的证明么?

她年玉想要当长公主的义女,那是白日做梦。

年曜眉毛皱得更紧了,年玉心中明白,他在揣度是否应该对长公主有所忌讳。

心中轻笑,自己的这个父亲,依然和前世一样,谨小慎微,利弊权衡。

“父亲也知道今日的计划,他以前对你,可是疼爱巴结得很呢,可现在还不是为了保住年家,眼睁睁的看着你来送死?”

前世年依兰说的话在耳边回荡,年玉心中的讽刺更浓。

前世,她是赤宇战神,手握重兵,权势滔天,所以,他对她的疼爱,都是源于此么?

自己的这个父亲眼里,从来都只有自己的利益!

“老爷,你可不知道那日的惊险,差点儿咱们年家就因为她而被诛了九族,这几日妾身也在想,玉儿如果不好好教训,只怕以后会给咱们年家惹出更大的祸事来,到时候,可没有赦免令能再保住年家。”南宫月察觉到年曜对长公主的忌讳少了许多,想到年城,突然哭了起来,“这次,要不是她年玉因为触怒了圣颜,皇上也不会对我们城儿如此狠心,可怜我的城儿受那么大的罪,昨日我去南宫府,母亲也因心疼城儿卧床不起……”

年玉心中一怔,竟想为南宫月大声叫好。

年城获罪,明明是他自己罪有应得,这南宫月竟说成是迁怒,生生的将过错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大厅里只剩下南宫月的哭声,一旁的三个姨娘看在眼里,也是明白南宫月的把戏。

南宫月这个时候提起南宫老夫人,无疑是在拿南宫家来压老爷啊!

南宫月想干什么?

呵,她是想拿年玉出气吧!

还是借老爷的手!

而老爷……

果然,半响,年曜的眼里彻底冷了下来,“教训,自然要好好教训,来人,请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