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戚解褚柏思 大结局

2020-12-03 11:56:42 主角:戚解褚柏思 作者:陈诺
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已完结

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作者:陈诺 主角:戚解褚柏思

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戚解褚柏思 大结局

《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戚解褚柏思的书名叫《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陈诺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方圆十里,都知道,戚家有一长女...四岁扒了男娃裤子,八岁烧了后山树林,十五岁毁了及笈礼自此凶名在外,无人敢娶,直到一穷酸秀才上门求娶首次回门被诬陷,娘子别怕!偏心娘亲找上门,娘子我来!强劲情敌来抢人,娘子我的!本以为是嫁了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书生,没想到却是一个扮猪吃老虎,能屈能伸的人中龙凤?...

《王爷,你家娘子又作妖了》小说试读

于是褚柏思赶忙从轿子上跌跌撞撞的下来,一紧张竟把自己舌头咬到了,一种熟悉的血腥味在口内蔓延开来,对这个娘子突然多了一份敬畏。

其实……有些害怕挨打,这时候好像才意识到这个事实,他娶的可能不是一个娘子,而是……煞神。

轿夫和喜娘都有些懵,看见刀的那一刻还以为自己要命丧黄泉,正打算撒开腿跑,却看见掀了盖头的新娘子,绝代风华,不出一刻钟就把那些人打了,还吓得姑爷腿都有点软。

在这戚家镇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过了好半天,戚解坐在花轿里出声说道:“怎么?这亲是不成了?”

喜娘这才反应过来,满脸堆着僵硬的笑,“成!我们现在就走。”这新娘子要是被送回戚家,不说她的名声,光那戚夫人都能让下人打断她两条腿。

好不容易嫁出去的闺女,岂有退回的理由?

一行人吹吹打打的重新上了路,走得无比顺遂。一直走到蔡家镇上,褚柏思那苍白的脸色才回还了些,不然用戚解的话说就是,顶着一张煞白的脸,不知道还以为她结冥婚呢。

轿子一颠一颠的,戚解这又重新开始犯困,外面人声嘈杂,却都淹没在了响亮的唢呐声中,恍惚之中竟然梦到了药王谷里百花盛开的模样,俏丽身影在百花丛中任意采撷,笑得欢畅无比,一回眸,风姿绰约。

褚柏思今日骑了一批大红马,不再是面如土色,看上去倒还隐约有几番风采。

待到了褚家,那小巷子实在太狭隘,只能是褚柏思背着戚解进家。等戚解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来,便知道,是要拜堂了。

戚解正打算直接从花轿上跳下来,谁料一旁的喜娘将脑袋探进花轿,死命的朝她使眼色,只见在她**旁边,是一个龙凤呈祥的新盖头,上面还闪着耀眼的光芒。估计是怕她扔盖头,所以多备了几条,她娘确实挺有先见之明的。

只是看看这寒酸的婚事,戚夫人怕是所有的钱都花在盖头上了吧!

不情不愿的戴上新盖头,正打算下去,只听见喜娘说道:“姑爷背你。”

就他?怕是那腰不想要了吧。戚解摇摇头,正打算猫着腰从轿上下来,忽听得一声清脆的男声响起,“娘子请下轿,前路有些坎坷,还是我背着较好。”

新娘子在拜堂成亲以前是不能让自己的新鞋弄脏的,这小巷里又全是杂物,故以褚柏思这么出声,他就不信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如今却落得个连女人都背不动的名声。

挽起自己宽大的袖子,蹲在轿边,没等一会儿便觉得自己身上压了个……千斤重,没料到这未拜堂的娘子,看起来瘦弱,却是实打实的有分量啊。

不行,男人不能怂!哪怕是差点摔倒,褚柏思也是硬硬的咬了咬牙,望着自家小巷的那一截路,原本抬着二斤米粮也轻轻松松的走回去的小路,如今却是无比的漫长,总感觉一眼都望不到头。

戚解在他身上有些不舒服,挪动了几下身躯,却引得褚柏思腿肚子打颤,额上的冷汗顺着眼角滴到地上,戚解那个角度正好能看见水滴光速下降的一幕,下意识的问道:“下雨了?”

褚柏思:“.……没。”

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吗?

在他背上晃晃悠悠,戚解竟莫名多出几分安心。虽说他瘦的没有二两肉,隐隐还硌的她有些痛,但起码也是个有担当的人。

这是第二个背她的男人,第一个是大师兄,但在十二岁之后便再没有了。

而她在背上思绪飘远,褚柏思却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戚解背到了大堂。

他把原来的两个屋子中间弄了两个隔板,这才勉强搞出个大堂,院子里也被他收拾了一下,这才变得干净了些,能勉强摆下个几桌酒席,幸好褚家没什么太多关系,也就叫了镇上几家相处较好的人家。

褚柏思觉得这个亲成的贼勉强,新娘子是勉强得来的,大堂是勉强弄出来的,院子是勉强能坐,亲娘只能勉强下地。

在门口的时候戚解跨了火盆,寓意要红红火火,然后就是按照俗礼拜天地,入洞房。一般人还要走一段距离才能到房间,但是在贫寒的褚家是不存在的,戚解刚从大堂出来就被引进了褚柏思的屋子,可能是点了熏香,屋子里的那股药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密的檀香味,有些呛鼻但还能勉强接受。

晚上宾客众欢,褚柏思在外和那帮学子喝着酒,屋子里的戚解也没啥事,只有一个念头:这辈子再成亲我就不姓戚!

早上起来为了让她穿喜服,不让吃东西,一整天摇摇晃晃,颠簸不休,到了晚上,还不给东西吃,非得等到新郎回来才能掀开她的盖头,然后还不能吃东西。

戚解想到这里就忍不住骂娘,这成亲是人做的吗?还没等入洞房呢,新娘子就先饿死了。肚子都已经咕咕的叫了两声,戚解一把掀开盖头,先不管了,吃到肚子里的才是真的。

可是……睁开眼之后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屋子里没有一个能吃的东西。一般人家不都在屋子里的桌上摆上几个果盘和瓜子花生什么的吗?就算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再说了,哪有这么简陋的婚房?

自己不是给了他五百两吗?难不成真就全置办成聘礼送到戚家了?想想就好心痛啊,那是她省吃俭用,在药王谷当牛做马攒下来的银子,自个儿在那里一个铜板儿恨不得掰成两半,时不时还要去坑蒙拐骗大师兄和小师弟,最后弄得两个富家子弟跟她哭起了穷。

现在呢?

戚解恨不得现在就跑出去把那个臭秀才揍一顿,她勤俭持家,他怎么就敢挥霍无度!屋子里只点着两根喜烛,火光明明暗暗,有一张书桌,还有一个能勉强成为书架的东西,其实也就是用木头搭起来的简易东西,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了,上面摆满了各类书籍,戚解字认的不多,但是这些书在药王谷大多都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