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等着追妻》大结局免费试读 《总裁等着追妻》最新章节列表

2021-04-06 14:52:14 主角:索宁盛放 作者:令狐冲浪
总裁等着追妻 连载中

总裁等着追妻

作者:令狐冲浪 主角:索宁盛放

《总裁等着追妻》大结局免费试读 《总裁等着追妻》最新章节列表

《总裁等着追妻》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总裁等着追妻》是令狐冲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索宁盛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盛大少含着金汤勺出生,呼风唤雨,要啥有啥。直到碰到了索宁这个硬茬子。油盐不进,好赖不分。不仅没拿大少爷当回事儿,还把他的脸面摁在地上来回的摩擦。索宁:“你想玩儿,找别人。”大少爷嗤笑着,“老子就对你图谋不轨。”——有人问盛大少看上了索宁哪儿了?要这么穷追不舍死缠烂打。他不屑一顾:“一个整天摆弄尸体的,玩玩罢了,傻逼才当真。”后来索宁不告而别,只留下了一张字条。盛放终于明白,到底谁才是个大傻逼。-“小索你想怎么作都行,把天捅个窟窿我都给你兜着。”那天,索宁一潭死水的人生里透进来一缕光。【骚出天际的浪荡大少爷vs沉默寡言的遗体化妆师,男女主成长型,互相救赎,真.尼古拉斯.慢热。】...

《总裁等着追妻》小说试读

盛放接手了东区殡葬处,这事儿在索宁看来总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

她想起那天在商场,大少爷说‘我这人不仅小肚鸡肠,还睚眦必报’。

但,总不至于说是因为跟她的那点儿小摩擦,就盘下这地方来专门为了作对使的吧?

这想法一闪一过,就被索宁立刻丢到了九霄云外。

那得闲的多蛋疼的人才会做这种事儿。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职务如此便利的如今,盛大少爷是更不可能给她好果子吃了。

这事儿也细琢磨不得,当天下午,就来了一活儿。

索宁到了地方才发现,送来的是个小男孩儿,看上去年龄不大。

得病走的,浑身上下瘦的没剩下二斤肉,各处骨骼清晰可见,各种大小针眼儿遍布全身。皮肤苍白的透亮,唯有一对墨黑的睫毛,异常的显眼。

是个漂亮孩子。

索宁胸腔中荡开一抹淡淡的不适。

她闭上眼,努力的稳了稳心神,片刻后才从旁边拿过了化妆箱,轻轻打开盖子,拿出了要用的工具。

她的指尖微微发颤,手心冒了一层细密的汗,手上的酥麻感缓缓扩散。

就在这时,化妆间的门被打开,一束浅光照了进来,刚好就打在索宁的脸上。

“要不要找人换你?”张所长从门外踏进来,关切问道。

索宁的嘴角动了动,摇摇头,“没事,行的。”

她说话间看向张所长,才发现他身旁还跟了个人。

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盛总。

索宁抬手轻拭了下额角的细汗,暗自调整着呼吸,尽量让手上的动作平稳。

那孩子的眉毛因为化疗的缘故已经掉光,索宁一笔一笔的在他的眉骨上描摹着,想象着,他曾经如何的朝气蓬勃。

资料上他是十二岁,大概是常年生病的缘故,他的身高也就八九岁的样子。

八九岁…

索宁的手,颤了。

张所长到底是不落忍,他卷袖子来,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然后走到索宁跟前儿。

“我来吧。”

索宁咧咧嘴,露出一丝苦笑,没再坚持,“谢谢张所。”

张所长接过她手里的眉笔,摆了摆手,“出去吧。”

她点点头,径自离去。

六月的阳光毒辣,索宁抬头望去,不过片刻眼前就成了一片漆黑。

她的眼球酸胀的发疼,喉腔里哽地像要爆裂。

那个男孩的脸,与脑海中的另一张脸慢慢重合,最后对着她笑,对着她哭,对她喊:

姐姐,水太凉了,水太凉了……

索宁终于抑制不住的跑到一边,哇哇大吐,像是要把心肝脾肺肾都要一并吐出来才肯罢休。

她摸着手腕上那道陈旧伤口,指尖用力的抠着,抠的血肉模糊,才终于找回了一丝生气。

对不起呀…

真的……

非常对不起你。

写完报告,忙完手里的事情。

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索宁从食堂打回来的面条都成了个硬坨坨,她从饮水机接了点儿水,又拿筷子拨了拨,也就那么吃了。

盛放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幅场景。

索宁戳着块面坨子,正往嘴里送。

大少爷从小锦衣玉食,这玩意儿别说吃,看一眼都倒胃。

他锁了门,慢慢踱步到索宁的办公桌旁,笔直的大长腿往桌子旁一支,虚靠在那儿。

索宁抬头看他一眼,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盛总?”

盛放扫了一眼她那碗黢黑的茄子卤面条,往一边儿挪了挪,“小索啊,你知道我为什么接手这里吗?”

“不知道。”

“大胆的猜一猜。”

“没兴趣猜。”索宁伸手拿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动作斯文,“不过盛总是文明人,应该不至于做什么出格的事。”

盛放抬脚勾过旁边的凳子来,脚随便一搭,又痞又懒。

“文明人?我可不是。”他顿了顿,微微附身过来,“不过我也没什么别的目的,你放心好了。”

接着还没等索宁应声,大少爷后边儿又跟了句。

“就是想单纯的为难为难你。”

索宁怔愣了数秒,自我推翻了上午那个过于人性化的猜测。

还真有人闲的蛋疼搞这些。

“盛总开玩笑了。”

盛放垂首,笑地低磁:“我像开玩笑?”

“……”不太像。

“你要是怕了就说,本少爷一定放过你。”

索宁不自觉的轻哼,把吃完的饭盒盖好盖子,站起身来,几乎与盛放持平的高度。

她直视着他,缓缓开口:“这是个严肃的地方,你最好别乱来。”

“我偏要乱呢?你奈我何?”盛放语气挑衅,“走人吗?”

索宁扬唇笑笑:“你想多了,我不会走的。”

盛放伸手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表示十分满意,转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像是要在她脸上找出什么端倪来。

沉寂半晌,玩味道:“小索啊,我还真当你刀枪不入呢。”

他略一侧首,刚好看到了索宁桌上那个相框里的合影。

小女孩是索宁无误,寸头小男孩……

电光石火间,盛放有了一个诡异的联想。

“你今天下午在化妆间的反应,该不会跟这孩子有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