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王妃又飘了纪梦夕沈梓安 纪梦夕沈梓安小说阅读

2020-12-03 12:01:44 主角:纪梦夕沈梓安 作者:守北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 已完结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

作者:守北 主角:纪梦夕沈梓安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纪梦夕沈梓安 纪梦夕沈梓安小说阅读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纪梦夕沈梓安的小说是《重生之王妃又飘了》,是作者守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父异母的姐妹联合渣男骗她感情,为了利用她母亲的娘家势力。她用尽全力去了那人登上皇位,本以为能够坐上皇后的位置与他共度一生,结果换来的就是舅舅满门被灭,她毁容身死。原来一切都是一个局。这一世,怎么,她的好姐妹还想要害她?抱歉!今生她不傻了!...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小说试读

晚间,毛管家前来请她,语气恭敬:“二小姐,老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纪梦夕抬眸看了一眼毛管家,温温的笑道:“我整理一下就去,劳烦毛管家跑一趟了。”

“不妨事。”毛管家慈祥的笑着,等了片刻后,领着她去了书房。

冯氏和纪欣然坐在下首,望见她进来脸色有些不好,像是才知道她要来。

“爹。”纪梦夕委了委身子,淡淡的叫了一声。

“坐吧。”纪池声色如隆钟,气息沉稳。

她垂眸坐在纪欣然边上,恭敬的问:“不知爹叫我来所为何事?”

上方的纪池摸了摸胡子,看着这个女儿,心思转了几转,“过两日皇后要举行百花宴,我正思忖着你和欣然谁去更好。”

纪欣然闻言一个急眼,“爹,您不说好让我去了吗?”

她扫了一眼身边的纪欣然,堪堪笑着:“女儿虽向往皇后的百花宴,但爹爹说什么,女儿都接受,爹若不让女儿去,我绝不会有半点怨言。”

稳下心神的纪欣然看着他说:“爹,皇后的百花宴邀请的都是嫡长女,梦夕去的话岂不让人笑话我们丞相府?”

纪池听了忽的皱起眉,“今日若不是夕儿,你已然成了全京城的笑话!”

冯氏一怔,转了转眸子扬起笑意:“欣然今日也是护我心切,老爷看在她一片孝心的份儿上,便不要计较茶会上的事儿了吧。”

“是啊,爹。姐姐今日一时着急才会这样,夕儿从未怪罪过姐姐,姐姐的孝心反倒让我有些愧疚。”她眼眸清澈,看在纪池眼里就是一份单纯善良。

纪池沉闷了片刻才缓缓出声:“夫人,你带着两个女儿一起。”

冯氏一惊,“老爷……”

他打断冯氏的话,“就这么决定了,多一人去想必皇后不会怪罪的。”

冯氏垂了垂眸子,随后应道:“老爷说的是。”

夜半,纪梦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她忽然想起上一世被冯氏诬陷后,她爹十分厌恶她,连面都不肯见,这一世倒是反转了。

不用说,像百花宴这种大宴,能被皇后邀请是荣幸,而带子女一起,面儿上说是赏花,实际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子女选个意中人。

这样的场合,冯氏不肯带她是理所当然,况且她今日下午还损了纪欣然的面子,冯氏怎会不气恼?

纪梦夕想着想着渐渐迷糊起来,直到丑时才沉沉入睡。

几个日升日落,转眼便到了百花宴的日子。

今日一早,冯氏便让玉清送来了定制的衣裙,她谢过后拿起来瞧了一番,颜色很是清淡,她明白冯氏的意图。

换好衣裳去了正院后,纪梦夕瞧见站在冯氏边上的纪欣然,一身月蓝色滚雪细纱千水裙,头上插着襄着宝石的金步摇,相比之下,反倒让她显得有些逊色。

冯氏眼角不经意露出些得意之色,招呼她一声便去往皇宫。

皇后今日穿着明黄色绣凤宫裙,头戴金色凤钿,摇曳生姿。

见人来的差不多,皇后便让众人入座,“今儿个天气晴朗,本宫瞧这些花儿都开的好,便想着让你们也来赏赏。”

“娘娘客气,能来赏花是妾妇们的荣幸。”冯氏莞尔笑道。

坐在冯氏身边的纪梦夕目光有意无意的散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

一袭月白色刻丝直襟长袍,腰束同色锦云纹宽腰带,两边垂下几缕青丝,若有似无得晃动。

明明一副文雅之气,她却偏生看出一种狠厉果决的模样。

沈梓桉,她上一世见过这个男人,虽只有一面,却让她印象深刻。

感受到他清雅的目光传来,纪梦夕倏地移开眼神。

看到他身边穿着杏黄色袍子的太子,心下已有几分了然。

纪梦夕不动声色的环望一圈,心底暗自嘲讽,这样的日子祁汜确实不该来。

她恨透了祁汜,却依旧要忍着。

对面的沈梓桉捕捉到她眼中泄露出来的恨意,心中微微惊讶,这样的闺房女子,究竟会对谁有如此之大的恨意?

“今日可不能光赏花,本宫安排了几段歌舞,为大家助兴。”皇后坐在上首淡淡的笑道。

纪欣然此时突然起身,声音很是清脆:“回禀皇后娘娘,臣女的妹妹略懂歌舞,不如让她亲自跳上一段,若能博得皇后娘娘一笑,也是荣幸。”

此话一出,一些夫人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另一些人则悠悠的看着纪梦夕。

皇后见她如此诚挚,便点头答应:“好,本宫就依你,若是跳得好重重有赏。”

纪欣然高声写过,垂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得意。别人不知,她还不知?纪梦夕压根不懂歌舞,今日纪梦夕敢来,她就让她悔不当初。

感受到众人灼热的目光,纪梦夕如坐针毡,遇到这种情况确实让她猝不及防。

“怎么了妹妹,今日可是皇后的百花宴,万不能毁了大家的兴致啊。”纪欣然看着她言笑晏晏。

她抬眸扫了一眼众人,心思转了几番,最后对皇后委了委身子,“臣女献丑了。”

沈梓桉清浅的看着这一身白灰色衣服的女子,容妆素雅,比起在座的这些娇花,倒是别有风味。

纪梦夕着起衣裙,缓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中间的空处,她闭着眼睛努力回想前世为了讨得祁汜的欢心而苦练的舞曲,摇曳的动作一点一点在脑中清晰。

她闭着双目,沿着记忆里的样子挥舞是儒袖,双臂交相舞动,藏在衣服上的花粉吸引来不少远处飞舞的蝴蝶,围绕在她的周身,有如出尘的仙子。

纪欣然在一旁恨得直咬牙,明明是为了招蜂,没想到竟让她引来蝴蝶,更让她没想到的是纪梦夕的舞曲,就是同她相比也毫不逊色,这个贱蹄子究竟何时偷偷学的舞?

一舞终了,夫人们看的很是陶醉,倒是皇后先反应过来,笑着抬手鼓掌,“不错,真是不错!”

有皇后的带头,下首几位夫人也交头称赞。

“这二姑娘的舞跳的可真好。”

“可不吗?连蝴蝶都来助舞了,看的真的意犹未尽啊。”

“……”

细细碎碎的赞赏传入冯氏耳中,脸色不由得白了两分,放在桌下的手紧紧交缠,面上却不得不带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