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是不是傻子

韩再亮一脸懵比的看着远去的劳斯莱斯,随后,他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疼,不是在做梦。

这怎么可能的?

宁沉央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杀人犯,精神病的穷鬼也配坐劳斯莱斯?不行,一定要把这个惊悚的消息告诉老爸。

几分钟后,韩再亮火急火燎的来到了父亲韩天正前面,上下不接下气说道:"爸,那,那个宁沉央带着韩怡然走了。"

韩天正埋怨看了儿子一眼,走就走呗,难道那一家人真要留在这里吃饭不成,他们根本不配在酒店吃饭,"再亮啊,我早告诉你,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要镇定,不要慌张,看你这样子,成何体统,今天来可是不少的商业大佬,你这样子,很丢人啊。"

"爸,你,你跟我出来一趟。"韩再亮觉得要是在这里告诉老爸,只怕老爸也会懵比和震惊的。

韩天正跟着韩再亮出来。

"爸,我看见宁沉央带二叔一家三口走了。"

韩天正无语了:"就这个消息?"看着儿子也没喝酒的样子啊,就醉成这样了。

"爸,他们坐劳斯莱斯走的。"韩再亮看父亲还是很淡漠的样子,扔出一个原子弹。

"你说什么?"瞬间,韩天正瞪得老大,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你说宁沉央带着他们坐劳斯莱斯走的,你没看花眼吧。"

"爸,我真没看花眼,那真是劳斯莱斯啊。"韩再亮也很无语。

"赶紧叫你三叔出来。"韩天正消化内心的惊骇,又问了一句,"你没喝醉吧?"

"爸,你看像喝醉的样子啊。"韩再亮回了一句,赶紧去请小叔出来。

"大哥,搞这么神秘啊,出什么事了?"韩恩德嘴上叼着一根烟,轻飘飘的走出来,喝了茅台酒,舒服啊,浑身舒泰。

"恩德,你确定那个宁沉央是杀人犯,刚从监狱出来的?"韩天正立即追问道。

"大哥,货真价实,那宁沉央确实是刚放出来劳改犯啊。"韩恩德有点奇怪,这大哥一脸严肃的样子搞什么呢?

"三叔,我刚才看到一辆劳斯莱斯来接宁沉央。"韩再亮在一边提醒。

"什么...."韩恩德骇然得嘴上的那一根烟都掉下来,也是瞪大眼睛,"再亮,你小子蒙我吧。"

"三叔,真没蒙你。"韩再亮都要哭了,为什么说实话没人信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韩恩德不可置信的摇头。

"恩德啊,你再给你那个朋友打电话问问,是不是弄错情况了。"韩天正很快恢复了镇定。

"好的,我这就打电话。"韩恩德马上拿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再一次确定宁沉央是杀过人,坐牢出来的杀人犯后,韩恩德呼出一口气。

"大哥,他真是杀人犯。"韩恩德用性命担保。

"邪乎了,邪乎了啊。"韩天正这时候也是想不通,一个杀人犯哪里的劳斯莱斯?

"曹,我知道了。"韩再亮拍了下自己的脑子,"爸,叔叔,一定是韩端一家故意租了这劳斯莱斯过来撑面子的,韩怡然的妈妈可是死要面子的一个女人,她做出这个事情很正常。"

韩恩德点头:"有道理,有道理,陈雅这人一直都是死要面子,这一次我们坑了韩怡然,她必然会反击的,就是故意让再亮看到劳斯莱斯来接他们一家。"

"他么的,穷要面子。"韩天正也觉得的这个可能性十有八九,这二弟的老婆陈雅一直都是很要面子的女人,不排除这个可能性,真是吓死了,要是宁沉央真有一辆劳斯莱斯,那二弟一家就是得道升天啊,幸好是租来的车子。

"爸,听说,韩怡然和银行申请贷款了,要是她申请成功的话,那她家的广告公司就要活过来了啊,你得想办法。"韩再亮得到小道消息,快速说道。

"哼,想得美,她家的广告公司,我要定了。"韩天正一脸的自信满满,"今晚上,我就找贷款中心马主任谈一下,塞给他红包,韩怡然别想从银行这里贷一毛钱。"

"大哥,你这一招真是釜底抽薪,让二哥一家死无丧身之地啊。"韩恩德竖起大拇指,"干得太漂亮了。"

韩天真哈哈大笑:"二弟是一个窝囊废,他没有能力打理广告公司,我和你作为兄弟的,自然责无旁贷代劳,这才是兄弟情。"

"在理,在理,大哥话向来都是有道理的。"韩恩德竖起大拇指。

"回吧,回吧,韩怡然想要贷款,白日做梦,我要让她自动送上门,求着我们要她家的广告公司。"

韩天正狠辣道。

....

韩怡然家。

"那个....宁沉央,谢谢.....这个车租一次要多少钱,我们现在给你。"

韩端对宁沉央还是挺客气的,只不过眼神在看到宁沉央的时候,心里总是莫名感到一种寒意,大概是因为想到对面的年轻人是刚从狱中出来的杀人犯,还是脑子有点病的那种,所以,即便厌恶,嫌弃宁沉央,还是不太表现太过明天,怕**到宁沉央。

租的?

宁沉央惊愕一下,随后,笑了笑,好吧,找个机会和怡然说一下以前的事情,不知道怡然还记得吗?

"宁沉央,你帮我们出了这一口气,我是感谢你,但是希望你也清楚,我家怡然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劝你趁早死那一份心。"

陈雅想到刚才韩再亮一脸懵比震惊的样子,她就很爽,可,一码事归一码事,她还是要提醒宁沉央不要自作多情。

陈雅说出这话的时候,也是提心吊胆,可要是不出来,这个家就没人说出来了。

"妈,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和怡然不配,不过我有信心,我会让你们接受我的。"宁沉央微笑说道。

陈雅呵呵一笑,接受你一个杀人犯?不可能,只怕以后走在小区里,那些邻居都要笑话他们一家了。

"沉央,喝水。"

韩怡然谈不上厌恶,自然也不可能是喜欢,其实,宁沉央也是一个可怜人吧,被大伯和三叔一家摆布,都是可怜人,何必为难宁沉央呢。

"谢谢。"宁沉央拿着杯子喝了一口水。

"宁沉央,你可别叫我妈,我刚才说了,我不认你这个女婿,你要是有自知之明的话,你就赶紧给我们走人。"陈雅见宁沉央没什么表情,又来了一句。

"妈,别说了,他也是身不由己的。"韩怡然叹息一声,"先等银行贷款下来再说吧。"

这个时候,韩怡然手机响起。

她拿出来一看,满脸期待和喜悦:"爸,妈,是银行的马主任打的电话,一定是我们的审核通过了。"

陈雅,韩端也是满脸欢喜,一旦得到银行贷款,那公司就有活路了。

韩怡然接过电话,脸上的喜悦和期待慢慢消失不见,挂了电话后,凄惨一笑:"马主任说我们审核资料不符合,不给我们贷款了。"

韩端脸上黯然,低声呢喃:"我应该早就知道这样了,哎...."

"王八蛋,一定是韩天正和韩恩德给马主任打电话了,不然我们的公司审核不通过....欺人太甚,这是要把我们一家赶尽杀绝啊。"陈雅气得眼都红了。

韩端无奈道:"就算是真的,我们也没有办法,怡然....我们认命吧。"

"我不会认命,我韩怡然绝不认命,这辈子,不会。"韩怡然咬牙一字一字说道,"我今晚上就去找马主任,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一定说服马主任给我们放款。"

陈雅握着韩怡然的手,忧心忡忡:"怡然,我听说那个马主任有点好色,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今晚上我和你去。"

宁沉央听到这里,眼睛一眯,银行马主任有点好色?万一对老婆动手动脚呢,顿时心里有了主意:"老婆,妈,要不,我让马主任来我们家谈,想必他还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宁沉央此话一出....客厅韩怡然一家三口先是一脸脸呆滞,然后看宁沉央的眼神....似一个傻子。